欢迎光临笔趣阁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笔趣阁小说网 > 军事战争 > 男儿行 > 第三十四章 文明 (下 一)

第三十四章 文明 (下 一)

第三十四章文明(下一)

“嗯,,。”朱重九低声沉吟,然后又轻轻吐了口气,笑着问道:“大夫來了么,他们对我的伤怎么说。”

“大夫,启禀主公,大夫一直在外间候着。”苏明哲沒想到朱重九居然会主动将话題转移到伤势上,稍微愣了一下,然后低声回应。

“让他们进來吧。”朱重九想了想,笑着吩咐。

“是,主公。”随着苏明哲的回应声,房门被人从外边來开,一个拎着皮箱的色目郎中和另外一名留着五绺长髯的中医相继走了进來。

是淮安医馆的馆长伊本和扬州当地名医荆绛晓,朱重九对这两人都有印象,微微点了点头,笑着吩咐,“都坐吧,双儿,让人给大伙搬几把椅子。”

“是,妾身这就去。”双儿低声答应着,带领众媵妾退到一旁,片刻后,几名身子骨粗壮的仆妇抬着椅子入内,轻轻地放在了两位郎中的身后。

“草民折杀了,真的折杀了。”

“公爵殿下面前,我,我站着就好。”

两个郎中哪敢落座,连连施礼辞谢,朱重九却不答应,只是闭着眼睛等二人自己做选择,荆绛晓和伊本无奈,只好先欠着屁股坐了一个椅子角,然后又先后施了个礼,不约而同地说道:“殿下真乃人中龙凤,如此重的伤,居然只昏睡了五天”

“公爵殿下身体是我见过最结实的,断了三根肋骨,还被铠甲挤伤了内脏,居然这么快就开始好转”

“那你们还想我再睡多久。”朱重九被吵得头大,苦笑着睁开眼睛反问。

“这儿”荆绛晓和伊本二人语塞,然后又争先恐后地回应,“草民,草民不敢诅咒殿下,草民是说,草民是说,殿下身子骨远胜常人。”

“我的意思是,我的意思是公爵大人您恢复能力非常强,是我行医这么多年來所见过的人中,身体最强健的一个。”

“殿下乃天之骄子,自然不会与常人等同。”

“公爵殿下对我教友善,受真主的庇佑,所以一切灾难都绕路而行。”.

“胡说,殿下乃佛子转世,跟你的真主沒任何关系。”

“公爵殿下,真主有多张面孔,在极西之地便是上帝,耶路撒冷便是真主,在东方便是玉皇大帝”

“行了。”朱重九越听头越大,再度低声喝止,“你们两个不去演双簧,真是屈才了,废话少说,说正经事,我的伤势到底怎么样。”

“是,殿下。”荆绛晓和伊本两人,虽然沒见到过双簧是什么东西,但心里也明白,病人这是不耐烦了,于是乎一个伸出五根干枯的手指,低声请求,“殿下,请让草民为您把脉。”笔【趣阁小说网【www.haOBiQUGe.com

另外一个,则打开箱子,从里边摆出一整套由管子和铜锅组成的家什,“殿下,草民按照您上次的提醒,用绸缎涂抹牛胶,做成了听诊器。”

“别急,一个一个來,先中医,再西医。”朱重九被那套完全走了形状的听诊器逗得哑然失笑,想了想,低声做出决定。

“是。”荆绛晓得意地看了一眼伊本,抢先下手,先给朱重九摸了一通脉象,接着又听了听朱重九的呼吸和说话的声音,随即再问了几句病人自己的感觉,最后又仔细观察了一遍目标的气色、眼底和舌苔,把中医家传四项诊断绝技完完整整使足了全套,才长长出了一口气,重新坐回了椅子角上。

“该我了。”伊本早就等得不耐烦,立刻长身而起,朝着简化版听诊器、放大镜、表面包裹着棉花的木头锤儿,以及其余一大堆除了他本人谁也分辨不出其功能的零碎儿,在禄双儿的监视下,从头到脚将朱重九检查了个遍,最后,也长出一口气,轻轻坐回椅子角,跟荆绛晓两个继续大眼儿瞪小眼儿。

“荆大夫,还是你先说吧。”朱重九即便反应再迟钝,也猜到二人这些天來一直在较着劲儿,便又笑了笑,主动开始点将。

“是。”荆绛晓拱了下手,低声说道:“殿下体表之伤,乃外物重击所致,幸被宝铠和金丝甲所护,卸去了大部分力道,所以外伤并不严重,弹丸入表皮下半寸而止,而重击却导致三根肋骨折断,五脏移位,幸及时得以人参补元,然后正骨活血,再以针石之力化瘀”

“胡说,前半部分还有点道理,后面简直是草菅人命。”色目人伊本按耐不住,沒等荆绛晓说完,就厉声打断,“分明是弹丸打得铠甲变形,然后压断了三根肋骨,导致肺部和多处脏器受损,如果沒穿板甲,只穿了金丝甲,可能伤得还会轻一些,即便如此,要是早按照我的办法,用刀子割开胸腔放血,殿下三天前就醒过來了,何必等到现在,。”

“你才草菅人命,一旦引发血毒,你全家殉葬,都难抵滔天之罪。”

“自打公爵殿下提纯出酒之精华以來,化脓情况就少了一大半儿,即便偶尔出现,也不会再要人命,倒是你这种所谓的药石针灸,纯粹属于巫术范畴,本质上等于什么都沒干,完全凭着殿下身体的恢复能力硬抗。”

“你才是跳大神儿呢,除了放血就是放血,其他什么都不会干。”

“那也比你拿毒草当药剂强。”

“老夫好歹沒用开膛破肚,就矫正了殿下的肋骨。”

“你那是误打误撞,全凭运气,万一哪根骨头沒有接对,将來就会让病痛伴随殿下一辈子。”

说话间,两个医生又吵了起來,各执一词,恨不得将对方置于死地而后快。

朱重九的另外一个灵魂在二十一世纪,也沒少看到这种吵闹,所以早就形成了一定的免疫力,先闭着眼睛听了片刻,然后笑着打断,“行了,都不要说了,我这不是已经醒过來了么,荆大夫,以前的诊治下不用说,你说说,接下來病情会如何发展。”

“启禀殿下,如果按照草民的办法,就以静养为主,辅以化瘀补气之药,以殿下的龙凤之姿,三个月内必然可以再度跃马横刀。”

“胡说,先前按照你的巫术,殿下沒有放血,早已在体内形成了血块,今天既然已经醒來了,应该尽早下床活动,由慢到快,通过肌肉和内脏活动,将淤血慢慢吸收。”伊本听不进去,不待朱重九问到自己,再度抢先发言。

一个自诩继承了华夏医术的千年精华,一个自诩掌握了新兴医学的核心奥义,谁也不肯让步,当着朱重九的面儿,再度抄了个不亦乐乎,却不知道,在朱重九这拥有两世记忆的人眼里,他们的水平事实上属于半斤对八两,彼此一模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