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笔趣阁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笔趣阁小说网 > 军事战争 > 男儿行 > 第五章 催命
第五章催命

正所谓,蛇钻窟窿鼠打洞,各有各的道行,一件让妥欢帖木儿都感到为难的事情,到了朴不花手里,却变得容易万分,上元节刚过,就有言官上表,弹劾前丞相,亦集乃路达鲁花赤脱脱帖木儿抗旨不尊,被贬职之后迟迟不肯赴任,反而勾结旧日党羽,非议朝政

脱脱在位时几度重手打击政敌,可是沒少得罪了人,如今失了势,那些仇家自然不会善罢甘休,只是众人对他的党羽一直都心存忌惮,怕受到报复,所以谁也不敢率先动手而已,此刻突然御史台的言官挑了头,立刻全力跟上去,墙倒众人推,把脱脱和也先帖木儿两兄弟以往犯下的所有过失都翻了出來。

结果自然是毫无悬念,也先帖木儿以丧师辱国,结党营私,构陷同僚等数项大罪,被赐毒酒自尽,前丞相脱脱帖木儿则以劳师无功和包庇族弟等数项罪名,被从亦集乃路达鲁花赤的位置上,再降于某地下千户所从六品千户,接到圣旨后即日出发上任,不得耽搁。

再说那前丞相脱脱,去年底在山东交出兵权之后,就快马加鞭地返回大都,结果他的府邸却被朝廷下令给封了,成了软禁其弟弟也先帖木儿的囚牢,令他有家回不得,就只好从昔日下属龚伯遂手中借了一个小小的宅院,暂时安歇。

只是龚伯遂的财力也非常有限,临时腾出來的院子连丞相府的十分之一大小都比不上,脱脱自己住了进去,又想办法接來了受到牵连而丢官的两个儿子及他们各自的家眷,就再腾不出多余的地方了,他的家将、幕僚和大部分家丁,则只能自己花钱在附近租了民房去住,沒几天,就辞别的辞别,逃走的逃走,做鸟兽散了。

还有不少旧日下属,本着烧冷灶的心思不断前來慰问探望,然而随着时间推移,哈麻的丞相位置越來越稳,这些人也渐渐都不肯來了,只剩下李汉卿、龚伯遂和沙喇班等绝对心腹,还在继续留恋不去,誓于脱脱同生共死。

正月十六,四人正坐在家里围着桌子饮茶,忽然就听见外边一阵大乱,紧跟着,脱脱的大儿子蛤蝲章就满脸惊慌地闯了进來,一把拉住脱脱的手,大声喊道,“阿爷快走,阿爷快走,皇上派人來杀你了。”

“慌什么慌,为父平日教你的那些东西,莫非都教到狗肚子里头了,。”脱脱一抖胳膊甩掉自家儿子的手臂,皱着眉头呵斥,“君子死而冠不免,况且为父两度拜相,临难之时,岂能学那市井无赖行径。”(注1)

“呜,。”蛤蝲章的哭声哽在了嗓子里,羞愤难当。

“你这孩子。”脱脱抬起手,给自家儿子理了理衣服,叹息着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为父又不是那平头百姓,谁都不记得他长得什么模样,纵使今日逃了,又能多活几天,行了,别哭了,去,带人把院子门开了,准备香案吧,以陛下的性情,应该不会殃及于你和你弟三宝奴。”

打发走了儿子,他又回过头來,冲着李汉卿等人轻轻拱手,“劳烦了诸位小半辈子,这圣旨,老夫就不请你们陪着接了,诸位请各自还家,等候消息,将來若是能照应两个孩子,就再烦劳照应一下,老夫半辈子忙碌国事,一直沒好好教导过他们,结果他们两兄弟一个不如一个。”

说道两个儿子的前程,他铁硬的心肠里,终于涌过了一股酸涩,又笑着摇摇头,低声道:“算了,算我沒说,儿孙自有儿孙福,以陛下的性子,相信在老夫死后用不了多久,就会再想起他们哥俩。”

“丞相。”前探马赤军万户沙喇班虎目含泪,一个箭步窜上前,俯身于地,低声求肯,“末将,末将还有一些弟兄,就安置在附近,丞相只要点个头,末将这就保护着你和两位少主杀出去。”

“你啊。”脱脱摇摇头,双手将沙喇班从地上搀扶起來,“性子还是如此鲁莽,老夫要是想造反,何不在手握兵权时就反了,何必等到现在,,况且光是你知道往这附近埋伏兵马,人家哈麻和雪雪兄弟两个,就是傻子么,人家就等着灭我九族呢。”

“丞相,,。”沙喇班猛地打了个哆嗦,面如死灰。笔*趣阁小说网*www.haObiquGe.com

“不过,老夫还是承你的人情。”脱脱笑着拍了拍他的手背,然后将目光转向李汉卿和龚伯遂,“老夫得意时,也曾门庭若市,堂上堂下,凡是能说几句蒙古话的,都是同族,哈哈,哈哈,一朝落难,最后身边却只剩下了一个契丹人和两个汉人,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笑着笑着,他已经满脸是泪,抬起手來抹了一把,大步流星地朝门外走去,“走了,走啦,不啰嗦了,一死而已,人生自古谁无死,比起文丞相來,好歹老夫不曾做了朱屠户的俘虏。”

“丞相。”李汉卿、龚伯遂起身相送,双双泪流满面。

在他们两个看來,脱脱乃是千古贤相,文武双全的不世俊杰,光明磊落的英雄好汉,虽然杀伐果断了些,一场洪水就令数百万黎民葬身鱼腹,可那些人都是红巾军治下,与反贼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站在敌人的立场,如何对付他们都算不得残忍。

就这样一个柱石之臣,妥欢帖木儿和满朝文武却迫不及待想要他的命,这大元朝,要是不亡,还有天理么,杀了脱脱,将來谁來替朝廷去抵挡朱屠户的十万大军。

正悲愤不已间,外边已经摆好了香案,有几句刀子般的话,借着料峭的寒风,直接扎进人的心窝,“贬脱脱为云南大理宣慰司镇西路下千户所千户,两个月内,必须抵达任所,若是再蓄意耽搁,罔顾圣恩,则前罪并罚,再无宽宥,勿谓言之不预也,钦此。”

注1:君子死而冠不免,是孔夫子的门人子路临终前的话,当时卫国内乱,子路本在城外,却杀回城内去救孔悝,寡不敌众,身受重伤,于是放下武器,从容整顿衣冠,坦然就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