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笔趣阁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笔趣阁小说网 > 军事战争 > 男儿行 > 第三百零六章 黄河赋 (下 五)

第三百零六章 黄河赋 (下 五)

第三百零六章黄河赋(下五)

刷,朱重九的两只眼睛,瞬间射出了两道寒光。

将冯国用的朋友送到睢宁很容易,甚至直接送往扬州,都不过是占用一条船的事情,比起营救徐达來,简直微不足道。笔>趣阁小说网>wwW.hAoBiQuGE.COm

然而,将冯国用的弟弟冯国胜收归帐下,却是在挖友军的大将,此事操作得稍有不甚,双方就可能反目成仇,而朱重九在整个红巾军中辛苦竖立起來的好名声,也毁于一旦。

他虽然已经很长时间沒有拎着杀猪刀砍人了,但上百条性命积累起來的杀气,也不是冯国用一介书生所能承受得起的,顿时,后者吓得“蹬蹬蹬”接连捣退数步,直到脊背碰上了柱子,才勉强沒有一跤摔倒。

“我给你一艘小船,你的同伴可以带着家眷和细软,随时离开。”看到冯国用被自己吓成了那幅模样,朱重九的头脑瞬间又恢复了清醒,收起怒气,沉声回应,“至于令弟之事,却要等问过他本人意思之后再行决定,如果他打算从郭子兴帐下离开,本都督不介意跟郭总管替他说几句好话,免得郭总管盛怒之下,殃及无辜,但如果他想现在就转投淮安军,本都督却要仔细斟酌一番,免得引发什么误会。”

“舍弟,舍弟才能,胜冯某十倍。”冯国用尽管心里打着哆嗦,依旧硬起头皮替自家弟弟做宣传,“傅友德、李喜喜等人,都与他旧识,他们三人以前经常在一起切磋武艺,彼此之间难分上下。”

“比朱重八如何。”朱重九一句话,就令他的眼神彻底黯淡。

朱重八在身为亲兵牌子头时,就陪郭子兴的掌上明珠去过淮安,然后借着朱重九的赏识,合纵连横,促成了五家联盟,他自己也因此一跃成为郭子兴帐下的亲兵指挥使,与淮安军并肩南下扬州,然后才有了今天雄踞和州,饮马长江的雄厚身家。

在此期间,如果朱重九想要收重八于帐下,恐怕有上百次机会,甚至凭着他的实力,直接向郭子兴讨要,后者都不可能不忍痛割爱,然而朱重九却始终沒有那样做,甚至有可能连心思都沒动过,他冯国用的弟弟冯国胜即便再有本事,难道还强得过朱元璋。

“我不管令弟在郭子兴那边是否屈才。”见冯国用被自己说得哑口无言,朱重九想了想,继续补充,“至少现在,我淮安军和濠州军,还是并肩作战的盟友,从背后给盟友下刀子的事情,朱某义不敢为。”

“大总管说得是,冯某刚才魔障了,居然敢为一己之私,拿大总管的威名做儿戏。”冯国用擦了把额头上的冷汗,拱手认错。

“罢了,你也是爱弟心切。”朱重九摆了摆手,不打算跟冯国用过分计较,后者伙同其他几个读书人,在这个节骨眼儿去北方游历,明显存的就是待价而沽的心思,如果脱脱那边给出足够的好处,他们就不惜帮助蒙古人來剿灭红巾。

像着这种心里只有私利,根本沒有什么国家民族概念的读书人,放在哪个时代都不会少,朱重九两辈子加起來看过的恐怕沒有一万,也有九千,所以早已不觉得如何失望。

然而这种淡然处之的做派,看在冯国用眼里,却完全是另外一种感觉,‘他不在乎冯某,亦不在乎冯某之弟,更不在乎冯某有沒有本事,做过什么事情,也是,他麾下兵多将广,又素得两淮民心,冯某兄弟这种货色,的确不值得人家在乎,’

正失魂落魄间,却又听见朱重九低声催促道,“但帮忙寻找徐达将军之事,还请先生多费心,除了不能直接从郭总管那边带走令弟之外,其他条件,无论是要金银,还是要田产,先生尽管再提。”

“金银田产,”冯国用觉得脸上**辣的,好像被人抽了十几个耳光一般耻辱。

他这个人的确功利心很重,但追求的是封侯拜相,名标凌烟,而不是什么家财万贯,也就是面前这个朱屠户,有眼不识金镶玉,两淮豪杰,早年间谁人不知冯氏双雄都是仗义疏财的好汉子。

“怎么,你不要金银田产,那你想要什么,扬州城内的宅院、商铺、还有产业作坊,请尽管说,还是那句话,只要朱某力所能及,绝对都满足你的要求。”朱重九兀自不知道已经践踏了别人的自尊心,见冯国用满脸愤怒的模样,继续提高价码。

想到这儿,冯国用忍无可忍,猛地一个长揖拜下去,大声回应:“多谢大总管,草民不要那些俗物,草民欲拜在大总管帐下,为一佐吏,不知道可否超出大总管力所能及。”

“嗯。”朱重九被顶得微微一愣,旋即摇头大笑,“好你个冯国用,你如果想加入我淮安军,朱某求之不得,何必绕上这么大一个圈子。”

“草民”冯国用也愣了愣,费了好大劲儿,才发现自己冲动之下,居然做了一个对自己将來非常不利的决定,然而说出來的话如水在地,他也沒脸面立刻往回收,于是乎把心一横,咬着牙道,“草民自问才疏学浅,怕耽误了主公的大事,所以先前才不敢学那毛遂之举,然舍弟已经无缘拜入主公麾下,所以,所以草民也只有厚着脸皮,求一晋身之机了。”

“先生不必自谦,若早知先生肯入我幕府,朱某愿倒履相迎。”朱重九笑呵呵扶住冯国用的胳膊,大声回应,“來,先生请上座,朱某这就叫人,取了参谋袍服印信与先生,今后军国之事,还请先生不吝赐教。”

“定远冯栋冯国用,拜见主公。”冯国用立刻挣脱开去,重新跟朱重九见礼。

他今天原本就有投奔之意,但理想的过程是,先拿捏一段时间身段,再偶尔露几手本事,然后再让朱重九“惊为天人”,虚位以待,谁料刚才情急之下,居然主动要求入伙,这计划与结果之间的差距,可是差得实在太远了些。

不过仔细斟酌起來,这个结果也不算太坏,如今天下豪杰看起來颇具帝王之相的,朱重九绝对能排在前三,在他冯国用的全力辅佐之下,未必不会化蛟为龙。

既然被挤兑得上了“贼船”,冯国用也不再藏拙了,确定了君臣身份之后,立刻抖擞精神,大声提议,“主公若是手里还有船只,请尽快调拨出几艘來,跟着微臣去寻找徐将军,微臣估计,蒙元那边,肯定也在千方百计扩大战果,睢徐之间,可避开洪水的地方,其实就那么几处,主公如果找得慢了,恐怕会被察罕等人抢得了先机。”

“好,我带着亲卫跟你一起去找。”朱重九心中一凛,立刻点头答应,随即,就命令徐洪三去调遣船只,将手中唯一两艘仿阿拉伯式战舰升帆起锚,又点了三艘速度较快的哨船尾随护卫,总计五艘战船排成一列纵队,劈波斩浪,向东疾驰而去。

到了战舰上,冯国用才坦诚地告诉朱重九,他和他的弟弟冯国胜,前些年跟两淮绿林豪杰,都有很多往來,所以对徐州、宿州和睢阳三地的山川河流,都极为熟悉,而按照徐达离开徐州和洪水抵达徐州的时间差距推算,淮安军顶多走到永城一带,就会遇到洪头,而永城附近能避险的地方,无非就是芒山、砀山和嵇山这三处险要所在。

“那一带章某曾经派船搜索过几次,却未曾见到任何人影。”章溢对冯国用的判断将信将疑,摇着头说道。

“参军大人有所不知。”冯国用笑了笑,非常自信地回应,“那芒山和砀山在舆图上,不过是两个黑点,而事实上,那边却有僖山,黄土山、铁角山、夫子山、陶山、鱼山等大小二十余座山头,方圆不下数百里,若是沒有当地人带着,外面的人连进山的道路都找不到,更何况在水面上匆匆扫上几眼。”

“那你可熟悉此山地形。”章溢被顶得有些脸红,皱着眉头追问。

“不瞒大人,当年李喜喜、傅友德等人在此占山为王,卑职曾经替他们送过几次粮食。”冯国用笑了笑,非常谦逊地回应。

原來是个坐地分赃的强盗头子,章溢心中悄悄嘀咕,却不得不对冯国用又高看了几眼。

这年头占山为王的强盗好找,但像冯国用这种,一边招募庄丁结寨自保对付强盗,一边暗中勾结绿林好汉越货销赃,黑白两道通吃的,却不多见,即便有,也早早地像郭子兴那样暴露了出來,不会似冯国用这般,如果他自己不主动说,别人就会将他当成一个饱学儒生,根本不会朝黑的一面去想。

心中有了警惕,章溢少不得要拐弯抹角查验对方的斤两,而冯国用也不生气,有问必答,谈笑风生,无论是经史子集,还是诗词歌赋,居然都造诣匪浅,绝对不是简单的附庸风雅。

“濠州一地,真是藏龙卧虎,非但有朱重八那样的绝代名将,居然还隐着冯兄这样的大贤。”章溢这个人多少有些恃才傲物,,心胸却不狭窄,发觉冯国用学富五车,忍不住当面赞叹。

“章兄过奖了。”冯国用拱了下手,客客气气地回应,“章兄面前,小弟岂敢妄称什么大贤,倒是章兄的文章,小弟早年就拜读过,如今还记得其中许多经典之句。”

有道是,花花轿子人抬人,冯国用如此谦虚,章溢自然也会回敬对方一丈,到了第二天上午,就熟络了起來,彼此的心中,都涌起了几分相见恨晚之意。

“国用,以你本事,应该早就被郭子兴礼聘出山了才对,怎么直到昨天,还是闲云野鹤一只。”趁着朱重九忙着拿望远镜搜索水面,章溢将冯国用拉到战舰甲板另外一边,压低了声音询问。

“不敢隐瞒章兄。”冯国用尴尬地笑了笑,用同样低的声音回应,“其实一直到数日之前,冯某依旧沒看好红巾军的前程。”

“那你。”章溢不知道冯国用初次与朱重九会面的具体细节,还以为他昨日就是为了毛遂自荐而來,愣了愣,迟疑追问。

“唉。”冯国用还报一声长叹,“冯某虽然不看好红巾,可红巾來了,冯某不过是损失些田产家财,而蒙元兵马再杀回來,要的却是冯某的命,所以冯某想要活着,也只能于红巾群雄中,择一明主而扶之,除此之外,还能有什么别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