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笔趣阁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笔趣阁小说网 > 军事战争 > 男儿行 > 第二百二十八章 分道

第二百二十八章 分道

第二百二十八章分道

“滚。”徐洪三带着数十名亲卫,将朱八十一的命令大声重复。

这些人都是上过战场的老兵,叫喊之时自然而然地就带上了一股浓重的杀气,把个光明右使范书童吓得大气都不敢出,抱着脑袋快速跑向运河,眼见着就到了拴船只的地方,不小心右脚又踩到一块鹅卵石上,踉跄数步,一头栽了个狗啃屎。

“哈哈哈哈。”淮安众将被范书童的狼狈模样逗得哈哈大笑,笑过之后,却又忍不住轻轻叹气,受朱八十一的影响,大伙对明教也不太感冒,但以前只是敬而远之,从今往后,恐怕就要彻底割袍断义了。

其他红巾诸侯,神色也有些黯然,那淮安军原本就已经强大到了令汴梁方面感到威胁的地步,如今又当众折辱了明教的光明右使,跟刘福通交恶已是必然,如果接下來再去追杀张明鉴的话,说不定就得跟汴梁那边刀兵相向,届时,大伙夹在这两大势力之间,无论跟谁做对,恐怕结果都不会太美好。

江湖人自然有江湖人的果决,不会像官场老油子那样婆婆妈妈,很快,定远都督孙德崖就站了出來,快步走到朱八十一身边,深深施礼,“这一路追随朱总管从宝应打到扬州,末将受益甚多,亦清楚地知晓了什么样的兵才是天下精锐,如今扬州已克,大总管如愿饮马长江,末将左近也沒什么事情,就先行告退了,回去之后,一定按照朱总管教的法子好生整训士卒,以便将來还能有机会助大总管一臂之力。”

话说得虽然流畅,他却始终不肯抬起头來与朱八十一正面相对,唯恐目光稍一接触,就被对方看出自己心里头的藏着的小來。笔趣阁♂小说网♂Www.haobiqUge.com

“嗯,如此,也好。”朱八十一在将光明右使范书童摔出去之前,心里头已经多少有了一些准备,却沒想到,孙德崖会走得如此直接,笑了笑,遗憾地点头,“宝应城的斩获已经清点完毕,你可以直接带走,高邮和扬州”

回头看了一眼已经烧成一堆瓦砾的扬州城,他继续摇头叹气,“扬州城恐怕剩不下什么了,高邮城的缴获,等清点儿完毕,我再派人通知你把该得的那份拿回去。”

“不敢,不敢。”孙德崖闻听,立刻红着脸摆手,“朱总管已经给得够多了,末将沒出什么力,实在不敢再领朱总管的赏赐。”

“先前说好了的,孙都督莫叫朱某做那无信之人。”朱八十一看不上孙德崖这种沒担当的家伙,更看不上此人应得的那份钱财,笑了笑,再度坚持。

“那,那末将就多谢总管了。”孙德崖也不是真心推让,见朱八十一始终沒有怪罪自己的意思,胆子又渐渐变大,“如果,如果可以的,末将,末将想直接折算成火炮、炮弹,还有,还有朱总管在攻打宝应时所用的那种拆城利器,只要”

“沒问題。”朱八十一大气的摆摆手,笑着打断。

“末将多谢总管。”孙德崖赶紧又施了个礼,然后低着头,逃一般退了下去。

“大总管不要怪老孙沒担当。”不等他的背影走远,濠州总管郭子兴也走上前來,讪讪地解释,“他麾下那几千号人,跟郭某麾下的那万把弟兄一样,都是些不成材的,勉强留下來,也帮不了大总管的忙,反而有添乱之嫌,所以,郭某跟老孙一样,就不腆着脸跟在朱总管身后占大伙的便宜了,此番回到濠州去”

“沒问題。”朱八十一对郭子兴的观感,也不比孙德崖好太多,但看在对方还知道脸红的份上,挥了下手,大度的打断,“郭总管想走,随时都可以走,等下次约好了时间,在再一起出兵攻打庐州,这次的斩获也跟孙总管一样,等”

“斩获的事情,朱总管千万不要再提。”郭子兴闻听,一张脸顿时臊得如同块红布一般,摆着手打断,“将來朱总管手里火炮有了剩余,随便给几门就行了,此外,郭某在濠州附近也沒什么敌人,只需把那些不成器的子弟带回去加紧时间操练,剩下一些勉强还堪用的,还请朱总管先替郭某**几天。”

说罢,回过头來,冲着朱重八一挥手,“六十四,你带着邓愈、汤和,还有吴家兄弟留下,替郭某报效朱总管,总之,就一句话,朱总管叫你们打谁,你们就打谁,他的命令,就是郭某的命令,旌旗所指,就是天王老子來了,你们也照杀不误,听清楚了沒有。”

“听清楚了。”朱重八带着邓愈、汤和和吴氏两兄弟,挺直胸脯,大声回应,眉眼之间,豪情万丈。

特别是汤和,原本就不打算回濠州去做缩头乌龟,见自家主公如此善解人意,忍不住又低声补充,“总管尽可放心,张明鉴算个什么东西,怎能跟朱总管比,俺估计刘福通刘大帅沒那么笨,连哪头轻,哪头重都”

“胡说些什么,刘总管明见万里,当然不会轻易就被小人蒙蔽。”郭子兴把脸一板,大声呵斥,随即,又迅速将身体转向朱八十一,拱了下手,继续补充,“朱总管不要怪郭某多嘴,从这里到汴梁,一來一回,怎么着也得十多天,您如果想讨伐张明鉴的话,宜早不宜迟,把他的供词拿出來,交人送给刘福通大帅,想必刘帅,也能猜出此贼的险恶居心。”

“多谢郭总管。”朱八十一闻听此言,对郭子兴的感觉立刻提升了不止一点半点,笑着点点头,以平辈姿态还礼。

第三个走上前來告辞的是傅友德,他是赵君用的部将,很多事情都无法自己做主,所以在眼前的复杂情况下,更是觉得尴尬,红着脸憋了好半晌,才长长地吐了口气,用极低的声音说道:“末将,末将心里,也恨不得亲手将张明鉴碎尸万段,但,但末将当初奉赵总管的命令,只说追随朱总管打下扬州便即刻返回,如今扬州被张明鉴贼子一把火给烧干净了,末将,末将一时,一时真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只能先派人去向赵总管请示一番,然后才能决定下一步该如何去做。”

“能够饮马长江,朱某此番出兵的战略目标,已经完全达到了。”朱八十一对这位智勇双全的年青将领一直非常器重,不愿让对方为难,抬起手,在此人肩膀上拍了拍,笑着说道,“徐州城那边,是抗击蒙元朝廷的第一线,你麾下的五千精锐长期滞留在外也不是个事儿,等会儿领上一笔应得的钱粮,尽管坐船北返就是,剩下的部分,朱某会尽管安排人给你家赵总管送到徐州去。”

“多谢,多谢大总管体谅。”傅友德的脸色更红,退开半步,再度向朱八十一郑重施礼,“此番追随大总管征战,是傅某这辈子最快活的事情,日后若是我家总管再与大总管联手,傅某还愿如这次一样,为大总管马前一卒。”

说罢,也不待朱八十一接口,转身大步而去。

第四个,也是最后一个走上前的,是蒙城总管毛贵,他跟朱八十一是多年的老交情,有些话,说得远比别人直接,“你这次冒失了,痛快归痛快,但绝非能成大事者所为,那张明鉴虽然该死,此刻却已经投降了红巾,你带兵去打他,非但得罪了刘福通,而且平白落下了一个引发红巾军内乱的恶名。”

不待朱八十一解释,他又用力挥了下胳膊,“不过,这才他娘的是男人所为,你要是当时跟姓范的套起了近乎,老子才不会再认你这个朋友,说吧,下一步你准备怎么打,老子就陪着你一起去。”

“多,多谢毛兄。”朱八十一原本以为毛贵也是來向自己告辞的,早已在肚子内准备了一大堆客套话,谁料,居然一句都沒能用上,顿时,心里觉得暖得厉害,声音也在不知不觉间有些颤抖。

“瞧你那德行。”毛贵不屑地看了他一眼,大咧咧的撇嘴,“咱哥们做事,只求无愧于心,何必管别人怎么想,打,你尽管放手去打,哪怕是刘福通亲自带着兵马來了,老子也一样站在你这头。”

对啊,朱某只求无愧于心而已,至于别人怎么想,理解不理解,管那么多作甚,刹那间,朱八十一就觉得眼前又明亮的起來,心中的失落一扫而空,轻轻向毛贵拱了下手,大声说道,“对付一个张明鉴,还不需要你我兄弟同时出马,明天一早,我带着淮安军过河,直扑滁州,运河以东的泰州、泰兴、如皋和通州就全交给毛兄。”

“你小子可真他娘的不傻。”毛贵立刻换了幅脸色,大声数落,“老子只不过跟你客气客气,你就把半个扬州路的地盘都让老子替你去打,天下哪有如此便宜的事情。”

“毛兄如果不愿吃亏的话,尽管把那四个州县全拿去,包括扬州,小弟都可以双手奉上。”朱八十一摇摇头,半开玩笑半当真。

“狗屁,老子才不替你看守南大门。”毛贵撇了撇嘴,毫不留情地拆穿了朱八十一的“险恶用心”,“赵君用替你守北门,老子替你守南门,你自己躺在中间养精蓄锐,想得倒美,做梦去吧。”

“总比你的蒙城富庶一些。”

“老子想要地盘自己去打,不稀罕沾你的光。”

兄弟两个你一言,我一语,笑声沿着运河回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