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笔趣阁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笔趣阁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我只想安静的做个苟道中人 > 第一百七十章:下次去渡厄渊报仇.

第一百七十章:下次去渡厄渊报仇.

这个时候,传音符中厉无咎的声音继续道:“此番与你传音,主要是为了你接下来的修炼资源。”

“既然你已经步入化神,大部分手头资粮,必定再也用不上。”

“厉氏这次特意为你准备了一笔资源,应该够你修炼一段时间了。”

“哗啦”、“哗啦”、“哗啦啦”……殿中水声越来越大,数丈见方的浴池,几乎有了浪花飞腾澎湃之感。

但自始至终,厉无咎都像什么都没听到一样,没有对裴凌表露出任何不满。

裴凌无比焦急,但内心深处却又渐渐升起一种扭曲、禁忌般的忄夬感,特别是现在他没动,司鸿倾嬿在那边主动……这导致他现在如何都冷静不下来!

只听厉无咎接着说道:“这笔资源,厉氏会安排人给你送去,你说个大概的地点,在那边等着就行。”

裴凌连忙应道:“多谢父亲,就在翎水坊市吧。”

这翎水坊市是在无始山庄与轮回塔交界之处,内中鱼龙混杂,四周地势险峻,有不少亡命之徒潜藏其中。甚至还有一些无始山庄的弟子,抱着修炼心性的想法,常年居住坊市。

故此翎水坊市虽然看似散修云集,但各种消息都有流通。

经过这些日子的考虑,裴凌打算下一步就是前往坊市休整。

说着,裴凌也没忘记正事,顿时有些心虚的问道,“对了,父亲,请问厉氏有关于渡厄渊的记载么?”

厉无咎略有些诧异:“渡厄渊?”

迟疑片刻,他接着说道,“那是伪道用来关押一些自由之人的地方,极为隐蔽,而且戒备森严……你若是想要,老夫会将厉氏掌握的相关情报,放在此番资源之中,到时候你自己翻阅吧。”

“还有,那地方早先就有些古怪,经过伪道的改造之后,一旦入内,很难脱身。”

“除此之外,倒的确是个藏身的好地方。”

裴凌忙道:“是,多谢父亲。”

他此刻下颚线紧绷,额头青筋暴起,周身肌肉虬结,心中暗自催促着厉无咎快点结束传音……

就听厉无咎意味深长的说道:“裴凌,厉氏一直对你非常器重。”

“若是遇见什么麻烦,一定要记得及时联系我厉氏。”笔趣∷阁小说网∷www.haobiquge.Com

“莫要为了一时颜面,折损了自己的大好前途。”

“还有,我辈修士,求的是逍遥快活大自在,些许风流,不是什么大事。”

“只要记住,猎月才是你唯一的道侣。”

“也是你结发的正妻!”

语罢,不等裴凌说什么,传音符熄灭下去,从半空跌落。

裴凌神色一怔,就在上一回,厉无咎与他传音,还特意警告他,莫要对不住厉师姐,怎么这次……

不等继续想下去,他捂着司鸿倾嬿嘴的手,忽然被对方挣开!

“裴凌!你这孽畜!你休想……啊……”

“停……停下……”

“饶了本宫……”

司鸿倾嬿一边媚声求饶,一边却自己在那边继续动。

裴凌刚才压抑了太长时间,此刻哪里受得了这般刺激?立即一巴掌拍下,尔后全身心的投入到接下来的“斗法”之中。

浴池内,浪花越来越大,激烈的水声,掀起阵阵劲风,将高悬的珠帘,扑的朝四处飞开。珠玉交击声不绝于耳……

※※※

数日后。

青山迢迢,绿水依依。

坐落山水之间的白骨行宫中,倏忽升起一道人影。

裴凌玄衫快靴,踏空而立,他一不小心,又角色扮演了好几天,现在必须得走了!

略微辨认了下方向,裴凌立刻施展【五鬼天罗遁】,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

※※※

此刻,白骨行宫内。

正殿之中,司鸿倾嬿的本体瘫软在宝座上,裙衫散乱,修长白皙的脖颈上,还戴着项圈,青丝披垂,脑袋上赫然立着一对栩栩如生的猫耳,毛茸茸的,一颤一颤。

其娇躯绵软,春光隐现,地上横七竖八,扔了众多物事,可谓琳琅满目。

此外,她的两具化身,一具被铐在不远处的立枷内,四周铁棘环绕,只稍微一动,雪白的肌肤,就被刺出一排殷红的血点,不得不保持着一个抬头挺胸昂首直立的姿势,不敢有丝毫摇晃。

另一具,则被扔在丹墀下,一件揉乱的袍子,随意的丢下,盖住其头脸。

本体与两具化身都被黑布蒙上双眼,还被裴凌命令,不得使用神念探知外界。

司鸿倾嬿面色潮红,纤腰拧转,但等了片刻,却不见裴凌动作。

她忽然羞愤无比的说道:“本宫……本宫是不会屈服的……”

然而,又等了半晌,还是不见裴凌有任何回应。

司鸿倾嬿顿时悄悄展开神念,却见整个广殿之中,根本不见裴凌身影,她神念笼罩的范围迅速扩展,很快发现,白骨行宫之中,此刻除却自己外,已然是空无一人。

她一把挣开身上的所有束缚,两具化身迅速化作两道血影,没入其体内。

翻身坐起,司鸿倾嬿面色震怒,眼神狠辣,该死的裴凌!

竟敢将她当成炉鼎肆意采衤卜,而且,还逼着她用两具化身一起伺候!

这还不够,对方竟然还给她戴着这牲畜才用的项圈、幻化出下贱妖族才有的兽耳!

她堂堂宗主夫人,竟被一名弟子如此冫夌虐对待,想怎么摆布,就怎么摆布……而且好几次,还是当着轮回塔、天生教、燕犀城、琉婪皇朝、寒黯剑宗、宗主苏离经、九阿厉氏的面!

这件事情,恐怕已经天下皆知!

简直岂有此理!

自己这次吃了这么大的一个亏,一定要将自己的愤怒,转告给夫君苏离经!

想着想着,司鸿倾嬿面上潮红更盛,双眼迷离,禁不住发出一声钅肖魂入骨的嘤咛。

下一刻,她顿时回过神来,立马收敛神色,望了眼身上到处都是裴凌留下的痕迹,便款款起身,朝后面的浴池走去。

下次,一定要让裴凌付出代价!

也不知道裴凌会不会去渡厄渊,若是对方真去了渡厄渊……呵呵!那便去渡厄渊之内,杀了对方!

那种地方,什么人都有。

正好让所有人都看到,惹怒她司鸿倾嬿的下场!

司鸿倾嬿缓步行走在空荡荡的白骨行宫内,项圈上的锁链拖过地面,发出清脆的响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