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笔趣阁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笔趣阁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我只想安静的做个苟道中人 > 第一百六十九章:刚才在斗法.

第一百六十九章:刚才在斗法.

说着,厉无咎起身,快步走入后帐。

这后帐平素是他起居所在,陈设极为简单,除却一个蒲团、一张小几外,再无他物。

此刻厉无咎先是掐诀打开后帐单独的阵法,这才从储物囊中,取出一张玉质符箓,催动之后,等了好一阵,才有一个苍老却不乏威严的语声响起:“何事?”

厉无咎直截了当的说道:“老祖,裴凌自称已经万劫化神,不知此事真假?”

老祖道:“万劫化神?!”

其语声明显十分诧异,尔后过了好一阵,传音符的另一边,都没有老祖的声音响起,也没有任何动静,似是老祖已经亲自前去检查裴凌的命魂灯。

又等了片刻,老祖的声音终于再次传了过来:“裴凌的确已然化神。观其命魂灯气象,必在九劫之上。而且,命魂之中,似乎暗含仙意,毋需宗门镇压,便能混淆天机。”

“现在这盏命魂灯,除了可以看出他还活着之外,已无任何用处,更不能锁定他的位置。”

顿了顿,老祖断然道,“裴凌现在,就算不是万劫化神,也定然是得了什么天大的机缘!”

厉无咎不禁精神一振,旋即说道:“好,我明白了。”

玉质符箓旋即熄灭下去。

传音结束,厉无咎平复了下心神,这才面带微笑的走出后帐。

外间,众多族老都在屏息凝视的等待着,见家主神情愉悦的走出来,不等厉无咎开口,就有一名族老抢先问道:“裴凌当真是万劫化神?”

厉无咎点了点头,尔后收敛喜意,正色道:“老祖已经亲自查看过裴凌的命魂灯,其仙意暗藏,能够毋需宗门襄助,就混淆天机。即便是老祖,眼下也无法通过命魂灯,锁定其踪迹。”

“裴凌乃是万劫化神,已然是九成九的可能!”笔趣∞阁小说网∞www.haoBiquge.com

“好!”众族老顿时大喜,纷纷拊掌道,“妙极妙极!”

“当初宗主同意圣女与裴凌之事,我等还觉得,此子出身寒微,配不上我厉氏嫡女,如今看来,宗主实在慧眼如炬,是我等目光短浅了。”

“他们二人尚未举办道侣大典时,圣女便对裴凌青眼有加,族中为此还起了些议论,只是忌惮圣女,不敢多言。果然圣女不愧是我厉氏的顶尖天骄,单单这份眼力,足以令多少人望尘莫及……”

“裴凌此子,虽然出身不佳,但入道迄今才多少年,就有如此成就,与圣女乃是天作之合……”

“我厉氏,当大兴!”

听着众族老七嘴八舌的议论,厉无咎微微笑了笑,又道:“不过,此事非同小可,得再派人去轮回塔、天生教那边调查一下。”

闻言,一名族老直接站了起来,说道:“派人过去太慢,轮回塔与天生教那边,我亲自走一趟!”

厉无咎点头:“如此有劳八叔。”

那族老迅速离去。

大约过了一炷香的功夫,厉无咎感知到其在帐外请求入内,他心念一动,临时打开阵法。

下一刻,这名族老便快步入内,等厉无咎将隔绝神念探查的阵法再次发动,便迫不及待的开口:“已经确定了!”

“轮回塔与天生教,包括伪道那边,根本就没人看到究竟是谁在万劫化神。”

“他们都只看到了万劫,而唯一能确定的,就是渡劫之人,身处永夜荒漠之内。”“琉婪皇朝的终葵越棘与宁无夜,比裴凌先从永夜荒漠中出来,而终葵越棘据说当时乃是化神期修为,所以才会将终葵越棘当做了万劫化神之人。”

闻言,所有厉氏之人心中都是一定。

这真是个天大的好消息!

厉无咎立刻吩咐:“既然轮回塔与天生教都不知道真相,那此事便暂时保密,能瞒多久,就瞒多久!”

族老们纷纷应下,人人红光满面、喜笑颜开。

毕竟,裴凌此番又一次当众采衤卜了苏离经的正妻司鸿倾嬿,若是其万劫化神的事情再传到苏离经耳中,对方定会不惜一切,甚至违反门规,也要除掉裴凌!

眼下这重溟宗,苏离经乃是宗主,执掌着整个圣宗的大权。

一旦对方不计代价,要对付区区一名弟子,哪怕是圣子,也有着太多太多的手段。

最简单的一种,就是直接与厉氏开战。

苏离经出身枕石苏氏,一旦与厉氏公然撕破脸,枕石苏氏,必定会加入进来。

而司鸿氏……这一代的圣子圣女,皆为九阿厉氏之人,司鸿氏巴不得可以空出一个名额,好再争一次圣子之位。

届时,司鸿氏也许不会亲自下场,但给苏氏暗中提供襄助,拉偏架,却是毋庸置疑。

想到这里,厉无咎说道:“今日议事,若无其他大事,就到这里。”

等族老们三三两两散去,他再次回到后帐,取出那张跟裴凌传音用的远距离传音符,立时催动……

※※※

白骨行宫。

浴殿。

珠帘未歇,池水兀自澎湃。

一张传音符悬浮半空。

池水中,裴凌捂着司鸿倾嬿的嘴,心中无比焦灼。

这个时候,传音符上微光闪烁,传来厉无咎的声音:“裴凌,刚才何故中断传音?”

裴凌头皮发麻的回道:“我刚才……在跟人斗法!”

话音刚落,司鸿倾嬿却开始不断的挣扎,口中发出“呜呜呜”的声音,扭来扭去的肢体,将水面拍打得“啪啪”作响。

裴凌面色一僵,他已经停止动作了,但司鸿倾嬿却在那边自己动!

这番动静虽然不大,却也不算小,岳父厉无咎,多半已经听到!

回想上次岳父还告诫过他,莫要辜负了厉师姐,眼下却被对方抓了个现形……

裴凌连忙就要解释,却见厉无咎仿佛什么都没听到一般,继续说道:“斗法?那你小心,注意安全。”

紧接着,厉无咎又道,“接下来,你好好修炼,这段时间千万不要露面,更不要回宗门。”

“宗主已然对你起了必杀之心,只要熬过这阵子,有的是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的时候。”

“哗啦”、“哗啦”、“哗啦啦”、“哗啦哗啦”……殿中水声不断,水浪生风,摇动珠帘,珠玉相击声随之而起,司鸿倾嬿的嘴被他死死捂住,却还在不甘的发出“呜呜呜”的声音。

裴凌冷汗直冒,连声说道:“是!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