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笔趣阁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笔趣阁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我只想安静的做个苟道中人 > 第一百六十五章:勃然大怒.

第一百六十五章:勃然大怒.

众人听着,都纷纷点头。

最近这段时间,重溟宗宗主、宗主夫人、魔子裴凌三人之间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匪夷所思了,只有这个说辞,才能解释得清。

短暂静默片刻,傅道绚开口:“无论如何,先将此事传下去,让下面的弟子,小心着点那位重溟宗新晋圣子。”

“是该如此。”其他人都点着头,“我这便传音吩咐。”

就在这时候,外间走进一名修士,躬身禀告:“诸位尊长,剑子与太子都醒了。”

闻言,所有人都面露喜色,立时将正在说的事情放到一边,吩咐道:“速速传他们过来。”

话音未落,开口的人反应过来,连忙又道,“两个孩子刚醒,我们过去就是。”

于是,众人齐齐起身,一起朝安置二人的暖阁走去。

天辰峰,西暖阁。

此地原是九嶷山一位地位不低的长老所居,陈设清雅,用料考究。

终葵越棘悠悠醒转,张目看到陌生的群青素帐,鼻端传来阵阵幽香,侧首望去,就见一只香炉法宝内,点着一炷灵香,正袅袅喷吐青烟。

这种香味,能够镇定神魂,医治魂魄伤势,哪怕对于他这等身份来说,也是珍贵之物。

此刻,他全身上下的伤势,已然完全愈合。

感受了一番体内的法力,他不禁一阵苦笑。

一劫化神……这只怕比传说中的万劫化神还要稀有。

毕竟,整个盘涯界,万劫化神好歹有着记载,而一劫化神,连记载都没有!

是真真正正的亘古未有!

只是这也不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情罢了……

不过,好歹是捡回了一条命。

而且好友宁无夜太平无事,此番永夜荒漠的任务,只牺牲自己一个,却换来最好的结局,已经是邀天之幸。

“不知道无夜的伤势怎么样了?”定了定神,终葵越棘心中暗道,正准备起身出门,却见暖阁的大门忽然被从外面推开。

下一刻,一众长辈浩浩荡荡的走了进来,这些长辈,个个修为高深,尽管此刻不少人气息不稳,甚至衣摆上还沾染着些许血渍,却难掩强大。

其中相当一部分人的面容,终葵越棘都不陌生,是他平素根本没资格求见,哪怕跟随长辈身侧时偶然一见,也要小心翼翼躬身问候的尊长……

眼下这阵势,令他不禁有些怔忪,但作为皇朝储君,终葵越棘很快便回过神来,当即顾不得多想,立时起身行礼道:“弟子终葵越棘,拜见诸位前辈……”

此刻一干人中,为首的正是吴寄湘,察觉到太子气息微弱,却只当其还没有从万劫之中恢复过来,他面露赞许,抬手笑道:“不必多礼,太子伤势未愈,且坐下说话。”

“不错。”其他修士也纷纷点头,“坐吧,莫要这般拘谨。”

“伤势如何了?可还觉得难受?”

“要不要再服用几颗极品丹药?我这里还有。”

“天材地宝呢?多用一些,眼下可不是节省的时候。”

终葵越棘眼中满是疑惑,但见长辈们个个对自己和颜悦色,颇为受宠若惊,当即又对众人行了一礼,才小心翼翼的在下首坐下。

这个时候,一名高阶修士按捺不住,不禁开门见山的问道:“越棘小友,你这次万劫化神,亘古罕见。”

“委实是扬我正道之威!”

“正道未来,都在你等晚辈肩头,其中尤以你为最……”

万劫化神??

终葵越棘一怔,反应过来后,顿时眉头紧皱的说道:“瞿前辈误会了,晚辈并非万劫化神……”

说到此处,他一时间不知道应该怎么开口才好。一劫化神这事,委实太过丢脸。

而且,现在还这么多长辈在场……

闻言众人都是一惊,不是万劫化神?

但见终葵越棘一脸犹犹豫豫的样子,顿时相视一笑,吴寄湘当下出言安抚道:“越棘,你不用怀疑!化神分为三劫、六劫、九劫还有万劫。而你并非寻常的三劫、六劫、九劫,那就只能是万劫!”

“万劫虽然只存在于传闻之中,万世未见,但的的确确,真实存在!”

终葵越棘听着,深吸口气,当下只得硬着头皮解释:“太师,我不是万劫,我是一劫化神……”

“真正的万劫化神,是重溟宗裴凌!”

“不,应该说,是堕仙意志。但万劫开始之后,据梦境中的三柱仙所言,堕仙意志已经再次陷入了沉睡……”

“应该是堕仙意志被裴凌给算计了……”

听着听着,整个暖阁之中,都陷入了死寂。

※※※

九嶷山下,行宫。

广殿内,苏离经高踞主座,面前的长案上,摆满了各种案卷。

他正伏案批阅着一份份重要的文书。

就在此刻,一名黑袍修士快步入内,单膝跪地道:“属下参见宗主。”

闻言,苏离经缓缓放下手中朱笔,冷冷望向下首的心腹。

他要求对方三天之内带回裴凌的人头,却不想,对方居然拖了这么久!

心念略转,苏离经道:“任务完成了?”笔趣阁小说∞网∞www.haOBIquGE.Com

那下属恭敬点点头:“幸不辱命!”

说着,他立时从储物囊中一口气取出十一颗人头,尔后说道,“这是所有裴凌的人头,一共十一颗……”

砰!!

不等他说完,苏离经当即出手,一掌将这下属的脑袋拍成一滩肉泥。

“废物。”苏离经冷冷说道。

他要求这名下属带回裴凌的人头,结果对方莫名其妙给他带了十一颗人头回来,而且还都是裴凌的人头?

对方是怎么敢回来跟他复命的??

正想着,又有一名下属入内,跪下请安:“属下参见宗主。”

“什么事?”苏离经余怒未消,瞥他一眼,冷然道,“说!”

这下属战战兢兢道:“伪道对裴凌的赏金提高了,已经……已经超过了宗主……”

苏离经冷冷道:“就是这等小事?”

却见下属紧接着又道:“属下觉得事情有些不对,故此派人去伪道那边调查了一下,结果……”

他欲言又止,最终还是没敢直言,而是取出一枚玉简,双手高举过顶道:“前因后果都在这枚玉简之中,属下尚未查看。”

苏离经闻言眉头一皱,略带疑惑的接过玉简,立时神念探入。

很快,他面色一变,玉简还没看完,直接又是一掌过去!

砰!!!

第二名下属,再次化作一滩肉泥……

主座上,苏离经连色阴沉的放下玉简。

裴凌不在寒黯剑宗,而是在轮回塔地界!

而且,对方还当着轮回塔、天生教、寒黯剑宗、琉婪皇朝、燕犀城的面,跟司鸿倾嬿……

想到这里,苏离经一掌将面前的长案拍成齑粉,怒发冲冠!

“裴凌!!!”

“莫要以为有厉氏保你,便能为所欲为!”

“现在重溟宗的宗主,是我苏离经!!”